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! 手机版

首页校园→ 给你全世界的甜

给你全世界的甜

桔三水 着 主角:郁夏、许昱 来源:若初文学

完结 免费 宠文 亚博官网福利多多

郁夏第一次见许昱,他正被一群人揍到地上爬不起来。 她一时看不惯,站了出来解救他。 郁夏:长得倒是挺帅的,就是太弱了,不经打。 许昱:? 谁曾想第二天,许昱就转到了她班上,还成了她同桌。 郁夏:? 很久以后郁夏才后知后觉,这个清冷少年是照进她人生的第一缕阳光,给她救赎,给她温暖,教她爱人,更教她自爱。 ...

0.9万字 更新:2019/08/22

在线阅读

郁夏第一次见许昱,他正被一群人揍到地上爬不起来。 她一时看不惯,站了出来解救他。 郁夏:长得倒是挺帅的,就是太弱了,不经打。 许昱:? 谁曾想第二天,许昱就转到了她班上,还成了她同桌。 郁夏:? 很久以后郁夏才后知后觉,这个清冷少年是照进她人生的第一缕阳光,给她救赎,给她温暖,教她爱人,更教她自爱。

免费阅读

班上的人大多对许昱欣赏羡慕,好感连连,只有郁夏一副见了鬼的表情,嘴巴张成了O型。

这不就是昨天晚上那男生吗,我是被打出脑震荡了吗......

“郁夏,你起来。”

“啊,什么?”她心不在焉地站了起来。

刘丽华先是看了眼许昱,后又看向她,指了指她旁边的空位,说:“全班只有这一个位子,许昱暂时就坐你这了。”

“不。”

郁夏脱口而出便是利落的拒绝,全班同学都惊了一下,刘丽华也阴沉着脸,甚是不悦。

只有许昱,嘴角噙着一抹细微的笑意,平静自在。

“老师,我和他有矛盾,昨天我们打了架,我还对他骂了很难听的话,你看,我额头上的伤就是证据。所以,我们水火不容,不能坐一起,否则会影响我们两个人的成绩。”

郁夏指着她额头的伤,一本正经地编造,说得有理有据,声情并茂,还顺带搬出了成绩这个杀手锏。

绝。

她暗自得意,一旁的林言也不禁投去拜服的目光,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郁夏,你真牛逼,撒的一手好谎,简直无懈可击,我差点都要信了。”

剧情突然反转,吃瓜群众的目光纷纷望向许昱,等他开口。

“郁夏同学可能是昨天打架伤到了脑子,所以胡言乱语了。”

许昱站在那里,怡然自得,不急不缓。

“昨天我被围殴,倒在地上动弹不得,是郁夏同学路过,站出来救了我。后面打斗时,郁夏同学不小心撞到了墙,估计脑子就是那时候坏的。为了感谢郁夏同学,我会陪同她去医院检查,防止留下后遗症,后面出问题的话我也会负责到底。”

为表真诚,他还朝郁夏方向略一弯腰,风度甚是清雅。

然而……郁夏却接近暴走边缘。

“你!”

他妈才脑子坏了……!

毕竟老师在场,后面的脏话郁夏忍住没说出口,被气到哼哧哼哧呼气,一时想不出要怎么驳他。

这人翩然而立,看上去甚是坦荡,没想到比她还能编,说谎都不带脸红的。

演技逼真,堪比奥斯卡演员。

斯文败类。

这回答一个比一个离奇,班上的人有点听呆了,怀疑之于又觉得许昱说得有点合理,他们印象中,郁夏从没主动欺负别人,时不时还能听到她为别人出头的消息。

很仗义,颇有女侠的风度。

就是脾气不好。

班上议论纷纷,刘丽华不希望位子的事情继续闹下去,厉色命令:“位子的事就这样,都别说了。许昱,你坐过去,准备上课了。”

许昱沿着过道走到郁夏桌前站定,温温地看着她,伸出了手示好。

“你好啊,郁夏。”

郁夏又一次打掉了他的手:“你脑子才坏了,我脾气不好,你少跟我说话,最好是不说话。”

许昱坐下来,偏头盯着她额头,嘴唇抿成一线:“你额头上的伤怎么回事?”

“还能怎么回事,为了帮你撞到墙了呗。”

……

*

因为头昏脑涨,睡眠不足,郁夏趴在桌子上一直睡到了中午,一觉醒来发现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。

头还是疼的,手臂酸麻,她直起身子晃了晃脑袋,眼角余光倏地撇到了许昱,被吓了一跳。

他居然还在这……

这人究竟想干什么。

“喂。”郁夏叫了下正垂头看书的他,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

许昱合上书,抬眸看她时,一双黑眸蓦地盛满笑意。

“给你。”他拿出一包面纸递给她,指了指她嘴角。

“什么嘛。”

郁夏茫然地摸了下嘴角,湿湿的,黏黏的。

口水……

“靠,你不走就是为了看我笑话吗。”

被他当面指出,郁夏觉得难堪,有点恼羞成怒,接过纸去,瞪了他一眼。

“我不走是为了带你去医院。”许昱回答得颇为认真。

但他认真的劲却令郁夏很不爽。

医院?

他还真当我脑子坏了吗……

“你有病吗,我额头上的伤不关你事,你别跟我抬杠了。你现在应该也知道我是怎样一个人,最好别来惹我,明白?”

额头的创口贴渐渐被鲜血渗红,似有继续往下流之势,许昱眼底的笑意消散,转而是一汪深潭。

“你应该去医院,伤口还在流血。”

声音依旧温润喑哑,一双剑眉微微蹙起,但脸上还是没有半分怒意。

郁夏开始觉得无奈。

从昨天到现在,郁夏一直没给他好脸色,说话也是夹枪带棒,肆意嘲讽,但他的脸上从未出现过半分愠色,对于她的刁难,他总是言笑晏晏,郁夏觉得自己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,拿他毫无办法。

这人,是天生的好脾气吗?还是擅长忍耐。

“流点血而已,我没这么脆弱。”郁夏说完便起身,歪着头抿嘴瞧他,“同学,麻烦你让让,我要出去。”

郁夏坐在四组靠墙的位置,因为座位紧贴墙壁,要想出去,须得许昱起身让位子。

但现在,旁边这人却像尊大佛一样岿然不动,眼都不带眨一下。

“许昱,你给我起来,我有急事。”郁夏改换口吻又催了他一遍。

许昱忽然站起来,转过身直面她。

脸色白到近乎透明,嘴唇也是毫无血色,额头殷红的伤口此时格外刺眼。

他微眯双眼,眼皮有些抽搐,又重复了一遍:“去医院,伤口还在流血。”

他并不打算退让…

郁夏顿觉烦躁难耐,不想和他再扯,于是俯身伸手一扫,许昱桌边的书全掉在了地上。

“神经病。”她翻了个白眼,然后踏上凳子,踩着他的桌子跳了出去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。

许昱看着地上的书怔了一下,眉头紧锁,嘴角压下。

忽然间他又想起了昨天晚上,看上去柔弱无骨的她手里掐着一根烟,穿着不合身的校服,盛气凌人又不屑一顾,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帮他。

她可真是个笨蛋。

许昱弯了弯唇,弯腰拾起了地上的书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提交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校园小说排行

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