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! 手机版

首页都市→ 我的老婆是富豪

我的老婆是富豪

佚名 着 主角:陈竹清林放 来源:掌文

完结 免费 宠文 都市

我的老婆是富豪一本非常火热的都市亚博官网福利多多小说,该小说讲述了主人公陈竹清林放之间的爱情故事,本站带来了我的老婆是富豪林放陈竹清,我的老婆是富豪主角林放小说免费阅读,喜欢的宝宝们快来点击阅读哟。...

32万字 更新:2019/06/21

在线阅读

我的老婆是富豪一本非常火热的都市亚博官网福利多多小说,该小说讲述了主人公陈竹清林放之间的爱情故事,本站带来了我的老婆是富豪林放陈竹清,我的老婆是富豪主角林放小说免费阅读,喜欢的宝宝们快来点击阅读哟。

免费阅读

第一章 三年之期

“你看着你自己,就是个窝囊废,天天除了吃喝睡,工作都干不了,猪也比你强。”

唐玉芬脸色难看的不行,看着远远的站在一边的林放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她女儿是林氏集团的总裁,整个江北市出了名的白富美,可是偏偏却不听他们的意见,与林放这个窝囊废领了结婚证。

林放低着头,沉默不言,这一切在他这里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“废物!”

看到林放不说话,唐玉芬更是气不过,直接骂了一声。

唐玉芬眼睛一瞪,就差没直接指着林放的鼻子开始骂了,“你说你这个废物······”

恰好就是这个时候,门外响起了一阵按门铃的声音。

林放如蒙大赦,深吸了一口气,就起身去开门了。要是没有这个门铃,林放都不知道,自己要被骂到什么时候。

“走路不会快点嘛,我陈家没给你吃饭?”唐玉芬骂了一句。

林放拳头紧握,可是他依然没有说一句话,而是加快了自己的步子,朝着门口走去。

“你是······”

看到门外站着的男人,林放的眉头就皱了起来,眼前的男人一米八的个头,全身名牌,戴着墨镜,露出手腕上带着的价值几十万的手表,一看就是一位富家公子哥,此刻手里还捧着鲜花。

他的身后停着的,是一辆几百万的法拉利。

“哎呀,小李,你怎么来了!”唐玉芬眼前一亮,着急的迎了上来,一把推开林放,眼中满是厌恶,再看向眼前的贵公子时,眼中却满是谄媚。

“我来看看您,顺便看看竹清。竹清没在家吗?”

“竹清等下就回来了,你先坐坐,来。”唐玉芬领着贵公子就坐在了沙发上,一阵嘘寒问暖。

“对了阿姨,我给您买了礼物,就在车子里,我这就去给你拿。”

“哪能你去拿啊。”听到礼物,唐玉芬眉眼笑的都快裂开了,突然她脸色一改,看向站在一边的林放,“没听到我们说话吗?赶紧去把东西拿过来,一点事儿都干不好,废物!”

林放一愣,本来想要发作,可是下一秒他就转身走向了门,转过身,他的眼中满是屈辱与不甘。

来到林家三年,他就受了三年的欺负。从刚开始的自己还会反驳,到现在的接受,谁都不知道他到底遭受了什么。

在他们眼中,他是废物,一无是处的废物。

只要他敢说不,那么迎接他的将会是狂风暴雨。

拿了礼物,林放把东西放在茶几上,就想要离开回到房里。

可是下一秒,就被唐玉芬再次叫住,“你有没有教养,来客人了,不会斟茶吗?”

“好,我先去泡茶。”林放吐出一口浊气。

临走的时候,林放就看到唐玉芬拿着礼物,不停的晃来晃去,林放不傻,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做给自己看的。

而从始至终,那位贵公子看都没看林放一眼,哪怕从他身上扫过,也满是不屑之色。

林放自嘲的笑了笑,他不相信,眼前的这个人不晓得自己是陈竹清的老公,当着自己与唐玉芬的面,正大光明的说自己来找陈竹清。

他们置他于何地?

可是林放没有办法,他们如此的正大光明,没有人会为他说一句,哪怕是现在还没有回家的陈竹清。

“还是小李你厉害,年纪轻轻就有了自己的公司,成为了一家公司的老总。再看看这个没出息的东西,唉。”

坐在唐玉芬对面的贵公子轻笑了一声,瞥了一眼林放,眼中的得意怎么都掩饰不掉:“这些都不算什么的,也是我父亲的帮衬,不然我自己创业也不会这么顺利。”

“算了算了,不过小李你放心,迟早有一天,我会让他滚出我陈家的。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这废物来了我们家之后,连竹清的手可都还没牵过,更别说其他的了。”

听到这里,李公子的笑意更甚,连忙摆手说道:“我喜欢的是竹清,我不在乎这些的。”

这些话,一字不落的全进了林放的耳中。

肆无忌惮?

对,就是这么的肆无忌惮,他们从未将他放在眼中,也从未把他当做陈家的女婿。现在更是当着他的面商量,怎么赶他离开。

林放牙齿都快咬碎,指甲也深深的陷入进了肉里。

泡好茶,林放脸色难看的将茶水放在二人面前。

“我先进去了。”

指了指房门,还没等唐玉芬说话,林放就转身朝着房间走去。

转身刚走没几步,林放就听到了唐玉芬的谩骂声,说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,林放没有搭理,现在的他,只想赶紧逃出这个是非之地。

房间里面的角落有一个地铺,那就是林放在陈家的一亩三分地,也是他感觉到最自由的地方。

从三年前进入林家开始,这就是他感觉自己最放松的地方,躺在地铺上,林放闭着眼,一双拳头捏的紧紧地。

松开,再捏紧,松开,再捏紧······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林放突然听到了陈竹清的声音,听到陈家三人与那位李公子说说笑笑的声音。

“来,上菜了。”

“小李,来尝尝阿姨的手艺好不好。”

“竹清,你也多吃点,忙了一天累坏了吧,吃点青菜······”这是李公子的声音。

“妈,林放呢,林放没在家?”

“那废物躲进房间了,管他干嘛,先吃饭。”

林放侧着耳朵,可是等了好久,他都没能听到陈竹清再说话,他期待过很多次,期待陈竹清哪怕为自己说一句话。

可是,他再傻也能看得出来,今天这一切应该都是他们自导自演的了,呵,当真是可笑,可笑的是,自己还被蒙在鼓里。

要眼睁睁的看着,听着。

只不过,那一天快了······拿出手机,林放看着上面的显示的日期,眼中精光一闪而过。

三年前,原本陈竹清是林氏集团的副总经理,也就是在三年前自己爷爷病逝前,让自己与陈竹清结婚,并且冻结了自己的所有资金。整个偌大的林氏集团全都交给了陈竹清。

他与陈竹清是有合同在身的,三年期过,他们双方可以选择继续婚姻,或者离婚,不管如何,他都将得到自己爷爷留下来的遗产。

陈竹清风光吗?风光!

可是没有人知道,陈竹清所拥有的,都是他的,林氏集团陈竹清也只是帮他代持股份。

陈家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都是他的。

第二章 矛盾

忍一忍,就能过去了。

日复一日,林放就只能这样的安慰自己。

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陈竹清走了进来,她穿着穿着薄丝睡裙,凹凸有致的身材这一刻尽显无疑,看着如尤物一般的陈竹清,林放不自觉的吞咽了几口口水。

“再看一眼,你给我出去睡!”

陈竹清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,林放不懂,她只是对自己这样还是对所有人都是一样。

盯着陈竹清看了一眼,陈竹清丝毫没有相让,只不过在陈竹清的眼中,林放没有看到一丝感情色彩,也不对,他在她的眼中看到的满是厌恶。

“我也是个男人。”林放声音有些小,底气都有些不足。

“但你不是我陈竹清的男人。我说了,再看我一眼,你给我滚出去睡。”说完,陈竹清就侧身躺在了床上。

看了一眼陈竹清,林放苦笑了一声,男人做到他这份上,也真的是够了。

面对如此尤物,他不是柳下惠,他做不到无动于衷。

他曾经在一次醉酒之后,打算强要了陈竹清,可是也就是那一次,他差点做不成男人。也是从那之后,陈竹清对他,打从心底里都是厌恶与嫌弃。

转过身,林放蜷缩成一团,就像是一条狗一般,也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才有时间舔舐自己的伤口。

“今天的事情你知道吗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那你有什么要说的没有。”

“我爸妈做的没错。而我也确实不喜欢你,而且你也不能否认,李云确实比你强。”

林放哑然,他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只知道这一夜他失眠了。

女人永远都不知道,当着一个男人的面,说另外一个男人比自己强,会造成多大的伤害。而且自己还是陈竹清的老公。

李云?

就是之前的那个贵公子吗?

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他顶着两个大黑眼圈,看到林放这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,唐玉芬难免一顿大骂。

只不过林放都习惯了,没有应声,随着唐玉芬骂,最起码等唐玉芬骂的累了,她自己就消停了。

在陈家,一天一顿骂,这对于林放来说,是常态。

陈竹清就站在一边,看了一眼林放,眼中复杂,不过也没说什么,吃了几口早餐就拿着早餐出了门。

三年前,自己母亲病重,是林放的爷爷给了她一大笔钱,并且让她嫁给林放。打从心底里,陈竹清就看不上林放这样的纨绔公子,尤其是那一次,他醉酒准备轻薄自己之后,陈竹清对于林放就只剩下厌恶。

如果不是害怕周围的人说闲话,她甚至都不会让林放与自己共处一室。

看着陈竹清出门,林放洗漱完了之后,就想要上桌吃早餐,可是刚上桌拿上碗,就对上了唐玉芬那快要喷火的眼神。

“盛了粥,滚到一边去吃。还有家里的马桶坏了,你去买个马桶盖换上。”

“家里···”林放一愣,想要说话,可是下一秒他就把话咽回了肚子里,“嗯,好,我等下就去。”

他本来想说,家里不是有请钟点工吗,可是他知道,不管他怎么说,这个马桶他不修也得修。

不修,唐玉芬会说,这点事都做不好,真的是个废物。

修了,林放知道,唐玉芬也一定会说,一个男人只会做这些事情,真的不是个男人。

快速的吃完早餐,林放就打算去买马桶盖,可是刚走了几步,他就发现了一件事情,他没钱。

“我没钱了。”

“你是废物吗,一天到晚除了伸手要钱还是伸手要钱,拿走快滚!”

点了点头,林放默不作声的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一百块钱,直接就往外面走。

只不过刚走到一半,林放就看到了李云开着车往这边过来,车辆从他身边飞驰而过,如果不是林放躲开的速度快,车子很可能就已经擦到他了。

林放拳头捏的紧紧地,他自嘲的笑了笑,看了一眼陈家的方向,摇了摇头,这才慢慢的松开拳头。

唐玉芬这是打发自己走,嫌自己碍了眼了吧。

卖马桶盖的地方有点远,因为怕身上的钱不够,林放没有打车,是步行去的。

趁着这难得的闲暇时间,林放买完马桶盖,就拿出手机坐在一边的马路上,看着上面的时间,怔的出神。

还有六天零十六个小时三十七分合同就到期了。

“陈竹清,我和你的合同马上就到期了,到时候你还会如此吗?”

“我自己可以支配属于我的财富了,我还是以前的那个顶级富二代,你们陈家还会如此吗?”

“唐玉芬你欺我,辱我,骂我,践踏我一个男人的尊严,可发现现实完全不同,你可又还会如此吗?”

呆愣的有些出神,可是下一秒一阵马达高速转动的轰隆声将林放的思绪拉了回来,远远的他就看到了李云的车,只不过不同于之前,这一次李云的副驾驶还坐着一个女人。

浓妆艳抹,眼眸含春,一看就到这,林放就明白了过来,那是李云养的二奶,原本是顶级富二代的他经历了不知道多少这种女人。

林放也没多想,顺手拦了一辆车就跟了上去,车子到了一处酒店才停了下来,期间林放就看到李云搂着那个女人,模样亲密,一起进了酒店。

他不是在追陈竹清吗?

想到这里,林放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。

不过很快他就笑了一声,然后让司机往回开。

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,被李云这种花花公子蒙在鼓中的陈家母子,他是挺乐意看到的。陈家母子如此欺辱自己,现在被李云玩弄于鼓掌之中,这完全就是他们自作自受。

“哟,回来了。快来帮我把这些礼物拿回房里去。算了,你先去洗干净手,别把我东西弄脏了。”

“还是人家小李有孝心,昨天买了礼物,今天又给我带了礼物。你这个废物,吃我的,用我的,从认识你那天,啥东西都没给我送过。呵,人比人还真的比不了。”

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林放挤出一丝笑容,连忙称是。

他很想知道,要是唐玉芬知道,他口中夸出花的小李,现在正在搂着别的女人覆雨翻云,也不知道会不会比吃了屎还要难受。

这样想着,林放的心情立马就好了不少。

晚上的时候,陈竹清也回来了,看着陈竹清脱了鞋之后慵懒的躺在沙发上,那舒适恬静的模样,一时间林放有些愣神。

原本被压住的念头,瞬间就涌了出来。

不管怎么样,陈竹清始终是自己的老婆,不管她对自己怎么样,要说朝夕相处这么三年,真的没有一点感情,那是骗自己的。

更重要的是,他爱她,不然的话,以他的性格,哪怕是爷爷临终叮嘱,他也不会让自己做出这种牺牲。

陈竹清这种女人,很吸引人,他林放睡过很多女人,可是对于眼前的陈竹清,总能给他一种,高贵优雅不染于红尘,而且本身陈竹清不管是样貌还是能力,都无比的出众。

林放一直都是一个复杂的人,他也是个俗人,都不知道自己对于陈竹清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情感,他陷入了巨大的矛盾之中。

他想就这样瞒着陈家母子,想要报复,可是却又做不到,做不到无动于衷。

嘴巴微张,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母女,林放轻轻的开了口:“我之前看到那个李云了。”

唐玉芬与陈竹清的目光同时转到了林放的身上,这让林放手心都开始冒汗起来,他心中不停的挣扎着,可是当他对上陈竹清的目光时,他就已经下定了决心。

她是他老婆,是他林放的女人,他是个男人,要有自己的担当。

“上午的时候,李云带着一个女人,去开房了,就在金龙玉凤大酒店。他不是一个好人,他之前做的说的都是假的。”

第三章 跳进黄河

“我说林放,你要编也要编个好点的理由,上午的时候,小李还来了我们家,给我买了那么多礼物。我怎么就没看到他旁边有个女人?”

唐玉芬冷笑了一声,眼眸冰冷。

“是在他离开之后,那个女人才出现的。”咬了咬牙,林放继续说道。

“我看你这个废物就是嫉妒吧,是不是见不得我们竹清好?”唐玉芬脸色更加冰冷。

“我没有见不得竹清好,我也没撒谎,那个李云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,你们都看错他了!我亲眼看见他带着那个女人进了酒店!”林放气急败坏,语气不由得提高了几分。

可是说完之后,他这才发现自己太过于冲动了。

唐玉芬恨不得现在就让李云成了他的新女婿,又怎么可能会相信我的话呢?想到这儿林放才意识到自己真是可笑。

现在唐玉芬更是趾高气昂,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反面教材。

“是我们看错了你吧!你个废物,不如人家有本事,就胡编乱造个谎言让我们竹清死心,你真当我们都是傻子呢?”唐玉芬这句话把气氛烘托的,让竹清也开始不再选择沉默。

“林放,你有证据吗?”陈竹清是个三观很正的女人,她自然不会像唐玉芬根本不去思考就来质疑我,她是理智的,这让林放感觉自己似乎还有一丝希望。

“证据那就是酒店的监控录像,不信你就去查查看,我们是夫妻,我怎么可能骗你?”

听到林放这么说,唐玉芬推开林放,“夫妻?就凭你这个废物?可别糟蹋我们竹清了。你说酒店有监控,那是哪家酒店的监控啊?还有你怎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们呢?马后炮分明就是居心不良!”

姜果然是老的辣,唐玉芬问的问题针针见血,林放也怔住了,自己当时太兴奋有的只是想要报复,以为抓到了把柄,却没想到,自己当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说出来,现在说出来,岂不是自寻死路,而且自己也根本没记是哪家酒店。

“我太着急没看清哪个酒店。”林放的声音不由得小了下来,有些没有底气,心里已经在咒骂自己一万遍,这么简单的事儿,怎么就让屎盆子扣自己身上了呢。

唐玉芬更加得意了,看着陈竹清得意的说道:“我说什么了,根本就是他编的,嫉妒人家小李什么都比他强,竹清瞅瞅他窝囊样儿。林放你给我赶紧滚,看见你就碍眼!”

陈竹清看着林放,盯着好久,良久才嘴巴微张,冷声问道:“林放,你是不是真的看见了?”

陈竹清问的很认真,林放手心不自觉的攥紧了,手指甲陷进肉里都不知道。

明明看见了,就因为没有证据,却弄得自己成了那个小人,林放现在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,当时为啥就不拿着手机,拍下来呢?

可眼前的局势对自己不利,就算说破大天,也确实没有让唐玉芬相信自己得证据,一旦唐玉芬找李云对质,李云肯定会将一切都隐藏的滴水不漏,自己更加被确定是那个污蔑李云的小人了。

想到这里,林放拳头握得更紧了。

“可能我看错了,对不起,是我嫉妒他比我强,才污蔑他和女人开房。”最终,在唐玉芬与陈竹清的压力之下,林放选择了低下头。

看见林放一直低着头,陈竹清以为他是做贼心虚不敢面对自己,真正的火气也上来了。

“以前我容忍你,至少我知道你人不坏,你只是有点懦弱,性格就是这样,改不了,可今天我算是看清楚了,你根本就是挑拨离间的小人!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。”

竹清起身说话的语气很冰冷,脸上看不到一丝表情,他知道竹清这次是真的生气了。

林放拦住想要回房间的竹清,眼眸低垂下来,因为他知道,他这么做只是冲动的后果,得来的只有唐玉芬的嘲讽和谩骂,而现在真正让自己意识到这是错误的确是竹清。

她这一句不想再看见自己,无疑是对自己人格最大的侮辱,可错的依然是自己太过于冲动。

自己一片好心,得来的却是谩骂,侮辱。

这一刻,林放觉得自己心都死了。

“对不起,竹清,是我…是我嫉妒他,是我没看清楚…”边说着,林放还自嘲的一笑,往卧室走去,说道,“你们说的没错,我就是个废物…”

自己一片好心,既然他们不信,那就由得他们自己去了。

刚刚走上楼梯口,林放就听到了楼下唐玉芬碎碎念的声音。

经历了刚刚的事情,唐玉芬更是有一万个理由让二人离婚,然后又说起李云如何如何的好,嫁给他不会让人失望。

听到这,林放的步子不由得一顿,他透过楼梯转角的缝隙看着两人,心中五味杂陈。

竹清刚开始并没答应,可似乎是看见了林放并没有上楼,而是在拐角处偷听着他们母女的谈话,她便一口答应了唐玉芬。

“好女儿啊,你今天看见这林放心眼儿有多坏了吧?脑子也不好使,想出这么蠢的办法污蔑人家小李,小李这人可真是不错,嫁到他们家你可就享福了,总比养着这个除了吃喝拉撒什么都不会的废物强…”

“妈自己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你拉扯大,不会害你的,林放那个废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,咱们陈家养了他这么久,已经够多了······”

唐玉芬还在唾沫横飞尽情羞辱林放,陈竹清却打断了她,“妈!随你便吧,我现在想自己静静。”

陈竹清看了一眼躲在拐角处的林放,摇了摇头,随后就笑了笑,然后朝着一边走去。

烂泥扶不上墙。

这是陈竹清对林放的看法,在一起三年,陈竹清被迫与林放在一起三年,这三年来她遭受了多少闲言蜚语,又被多少人当成了笑话。

哪个女人不想嫁给一个好男人,能力强的男人,尤其是像陈竹清这么优秀,年纪轻轻就能掌权一个大集团的天之骄女。

可是偏偏,自己嫁的这个男人,却是个窝囊废。哪怕他拥有万贯家财,可是骨子里,却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公子。

叹了一口气,陈竹清呵呵一笑,拿起身边的一杯红酒,一饮而尽。

林放站在原地,也摇了摇头,随即走进了卧室之中。

哀莫大于心死。

他蜷缩着身子,像极了一条流浪狗,不过也是,从自己爷爷死后,自己入赘陈家开始,自己过得又何尝不像一条狗呢?

这一夜,怎么都等不到陈竹清回到卧室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林放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提交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都市小说排行

人气榜